例如

2020-06-22 04:23

陈江生:“一带一路”是一个国家战略,“一带一路”沿线上的省份和地区也只有主动融入到国家战略上,才能实现经济社会发展效益的最大化。“一带一路”不是一般性战略规划,而是依附有许多具体的项目,所以,沿线地区要精准对接国家“一带一路”和“十三五”项目库,建立完善引进来、走出去方面的重点项目清单,加强与国家部委的沟通,建立强有力的推进机制抓好落实。

杨文武:要找准四川产业发展的对接点,先要认识到四川产业发展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相比较,我们到底有哪些比较优势?首先,从工业发展阶段来看,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总体上处在工业化早期或中期相比,四川当前工业化进程已处于中期阶段。由此可见,四川工业发展阶段略先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工业发展阶段。特别是四川目前已成为中国西部最大的工业生产基地,形成了以电子信息、装备制造、饮料食品、油气化工、钒钛钢铁及稀土、能源电力、汽车制造等7大优势产业为主导的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。因而四川可以充分发挥自身的比较优势,同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找到对接点;其次,近年来随着四川产业结构的调整与升级,逐步由低层次劳动、资源密集型产业向以机械、电子信息为主的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转变,由小企业、小项目向大企业、大项目转变;另外,四川服务业的比较优势主要体现在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、批发零售业、住宿和以川菜为特色的餐饮业等。这些产业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相比,仍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。

李仲秋:不论是外贸还是投资,都需要完善的金融体系作为支撑。在“一带一路”战略推动下,对外直接投资将出现爆发式增长,其缺口需要依靠国内资金解决,银行、信托、金融租赁等开发性金融行业将迎来巨大的发展机会。此外,与沿线国家在能源金融、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合作需求也在增加。四川做好这方面供给和需求的对接,不断完善和创新金融服务体系,将对成都打造成为西部金融中心是一个极大的推动。

陈江生:“一带一路”战略是双向的,应该既是“走出去”战略的升级版,也是“引进来”战略的升级版。虽然通过大规模建设可以消化钢铁、水泥等部分过剩产能,但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消化过剩产能上。我们通过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不仅消化掉部分过剩产能,还要卖产品、卖技术,搞合作,打造一个让大家共同受益和相互接受的开放经济生态系统。作为“走出去”战略的升级版,要着力提升对外贸易投资层次和水平。比如四川的装备制造业,很多项目其技术水平不仅在国内领先,在国际上也是领先的,如何推动四川的一些优势产业如机械电子、发电设备、节能环保、轨道交通等产业走出去,这些都是“走出去”战略升级版需要重点考虑的。

杨文武: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强调要打通沿线国家多元文明相融的陆海通道,消除民心相通的各种障碍,构建政治互信、经济共赢、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、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,已经得到了国际金融机构和各个国家的广泛认同。因此,“一带一路”战略是一个包容的、发展的、共赢的战略。中国的发展一定要使周边的国家受益,这是我们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最根本的精随所在,秉承加强政策沟通、道路联通、贸易畅通、货币流通、民心相通的五通建设理念,是企业长久持续走出去的前提,也是最大的机遇所在。

主持人:“一带一路”是新形势下中国对外开放的重大战略布局,必将加快推进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,对世界经济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,也将为我国企业“走出去”创造难得的历史机遇。请问这些机遇主要体现在哪里?

杨文武: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有着地理上的天然优势。例如,在互联互通建设中,陆上将打造新亚欧大陆桥、中蒙俄、中国-中亚-西亚、中国-中南半岛等国际经济合作走廊和海上运输大通道,沿线国家肯定有着地缘上的优势,但“一带一路”倡议远远超出了其地理概念。首先,从古丝绸之路到丝绸之路经济带,再到“一带一路”战略构想,它已经从一个地理概念、历史概念、文化概念、经济概念上升到了一个有形与无形相结合的、共赢性发展的概念。也就是说凡是能跟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有关联的都可以从中受益;其次,“一带一路”战略本身也不是一个实体和机制,而是合作发展的理念和倡议,是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,借助既有的、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,旨在借用“丝绸之路”的历史符号,高举和平共赢发展的旗帜,共同打造政治互信、经济融合、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、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;第三,随着“互联网+”时代的到来,“一带一路”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地理概念,而是一个由沿线数十亿消费者、零售商、制造商、服务提供商和投资者组成的、正在持续生长与“进化”的网络经济体。

主持人:近日,中国成达工程有限公司与印尼某公司在成都签署金额达10亿美元的总承包合同,由成达公司总承包并负责融资,这是我省启动实施“一带一路”战略“251三年行动计划”以来首个重大签约项目。10亿美元的合同价值不菲,无疑让人兴奋,从金融的角度怎么看?

另外,“引进来”战略的升级版,则要大力引进国际资金、技术、人才和管理经验。积极开展国际区域合作,精心组织好重大国际性展会、投资促进和开放活动,引进一批高端产业项目。积极融入“一带一路”战略,加快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,既是四川服务国家战略的职责所在,也是自身发展、转型升级的强力支撑和重大机遇。

主持人: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大都是新兴发展中国家,处在工业化的早期或者中期,这个背景下,与四川产业发展的对接点在哪里,对接中又应该注意哪些问题?

李仲秋:如今的“一带一路”,是包含了海陆空天网,以及心理世界、价值观上的“丝绸之路”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这个浩大的系统工程的核心是经济,而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,势必要迅速融合到这一战略框架及其所衍生的区域经济一体化之中,从而对该战略实施给予全方位的支持。最重要的是,“一带一路”战略的实施,有利于促进基础设施、装备制造等产能过剩行业重组和优化,刺激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加快发展,势必引发大量金融需求,从而在给金融机构带来挑战的同时,也带来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主持人:“一带一路”战略对沿线国家和地区有着地理上的发展优势,但是不是距离“一带一路”远点的地方就缺少发展机会,对此应该怎么看?

因此,我认为“一带一路”本身并不是一种福利。不管有没有涵盖你这个省份或者国家(地区),需要你能领会精神实质,主动融入、积极介入,充分发挥你的比较优势,和沿线国家(地区)之间产生产业互补和错位发展的机会,才是更有意义的。对于任何一个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参与者来讲,地理距离上的远近并没有多大的关系,只要你借势参与均会从中受益。